劉亭:對后疫期人類社會發展趨勢的宏觀思考

世界浙商網訊2020-04-16 16:27:00來源:浙商智庫作者:劉亭

  文|浙商智庫副院長 劉亭

  進入新世紀以后,我又關注了三大新趨勢,一為數字化或謂智能化(信息化的“升級版”),二為生態化或謂綠色化(以生態經濟為基礎的生態文明建設),三為人文化或謂人本化(經濟是人參與的創新創富活動)。我在徐蘇濤文中看到,他以數字智能為主線,對“老五化”串起來進行了一番全新的詮釋,提出了一組不乏創新閃光點的概念。 

  新冠病毒肆虐。截止4月10日,全球確診病例已經達到161.1萬例,死亡9.97萬例。全球105國宣布進入緊急狀態,35國采取貨物貿易限制性措施。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;風聲鶴唳,草木皆兵,連英國首相都一度住進了ICU(重癥加強護理病室)。

  所幸依靠黨中央和各級政府的堅強領導、有力執行,白衣天使的無畏逆行、救死扶傷,以及全國人民的萬眾一心、眾志成城,我國已全面阻遏了病毒的瘋狂流行,迎來了復工復產、抗疫發展兩不誤的新局面。

  對于終究要被戰勝的疫情,我們時刻不能放松警惕。但對疫后時期的經濟社會發展,也需不失時機地作出必要的思考和應對。
  正在這時,讀到了一位年輕朋友——北京市長城企業戰略研究所高級合伙人、徐蘇濤副總的大作,頗有同感,不妨拿來認真學習和切磋一番。 
  因為是參加一個關于“數字長三角建設”的會議,所以他的發言自然 “以數字化引領和帶動長三角一體化”為題。他和大家分享了三個觀點:一是為什么很多智慧城市會失敗,而僅有杭州等是成功的;二是疫后經濟社會發展走向何方,長三角究竟如何率先突圍;三是傳統生產函數已過時,需要怎樣的想法、打法和做法。
既不從智慧城市的角度切入,也不涉及當下的應對,我只聚焦文中有關發展大趨勢的研判談點想法。他認為:“在新的歷史節點、發展起點以及時代拐點上,我國將加快從半工業半信息社會加快走向智能社會。在此過程中,未來帶動經濟社會發展的不再是傳統的工業化、信息化、城鎮化、市場化、國際化,而是‘新五化協同’”。所謂協同的“新五化”,他有全套的“泛工業化”、“再城市化”、“超智能化”、“深生態化再全球化加以展開。
  這倒讓我想起2007年,自己在學習黨的十七大報告過程中,對所謂“五化歸一”發展戰略的思考。十七大報告在全面論述科學發展觀時,曾有一句揭示未來趨勢的話:“全面認識工業化、信息化、城鎮化、市場化、國際化深入發展的新形勢新任務”。這或許就是徐文中所謂的“傳統五化”的由來。 
  當然,作為發展大勢的關注者,早在2002年,我就在學習浙江省第十一次黨代會主報告時,注意到了這個“五化連排”的表述:“我省……進入了加快工業化、城市化、信息化、市場化和國際化進程,全面推進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新階段(我簡括為‘五化歸一化’,前‘五化’為前行的路徑,后‘一化’為達成的目標)。” 
  兩個層級黨代會報告的文字表述,“五化”其實是相同的。字面上僅有“城市化”和“城鎮化”的一字之差,而在順序上,浙江把“城市化”放在了“信息化”之前,而全國則是把“信息化”放在了“城鎮化”之前,其余完全一致。
  而在我看來,“五化聯排”僅作為背景描述還不夠積極,十五個字又未免冗長,且黨的十六大報告已有“新型工業化”的表述,那走向國際的市場化,加之政府和市場的“各展所長、各得其所”,或也可以理解為“新型市場化”。如此一歸并,再將“五化歸一”作為實現現代化的戰略選擇看待,那就可以整合出一個“新型工業化+新型城市化+新型市場化=現代化”的“新三化歸一”發展戰略來。為此,我在2009也即國際金融危機爆發的次年出版了一本書:《大轉型——“新三化歸一”》。在書中的《自序》中,我首先回顧了“新三化歸一”論的形成過程。
  進入新世紀以后,我又關注了三大新趨勢,一為數字化或謂智能化(信息化的“升級版”),二為生態化或謂綠色化(以生態經濟為基礎的生態文明建設),三為人文化或謂人本化(經濟是人參與的創新創富活動)。我在徐文中看到,他以數字智能為主線,對“老五化”串起來進行了一番全新的詮釋,提出了一組不乏創新閃光點的概念。譬如“在數智技術帶動下,”按跨界融合思維“把產業重新做一遍”,遂提出了“泛工業化”;再譬如借助數智技術,打通“物的數據”、“事的信息”和“人的需求”,“構建萬物互聯、數據驅動、智能使然的三位世界或高維世界”,遂提出了“超智能化”。如此等等。
  他的這種提煉,我以為是精準地反映了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,對人類社會發展帶來的全面顛覆性影響,是符合馬克思主義歷史唯物主義世界觀和方法論的。按照“取得支配地位的矛盾主要方面決定事物性質”的哲學思想(“事物的性質,主要地是由取得支配地位的矛盾的主要方面所規定的。”《矛盾論》),新一輪數智科技的迭代創新和廣泛應用,作為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群落中起決定性作用的核心力量,勢必對傳統的工業化、城市化、信息化、市場化和國際化,產生強大的“滲透、融合、轉化和更新”的關鍵作用,從而將發展中的人類社會,提升到一個前所未有的數智社會(也即信息社會)新境界。
  這個變化,從上個世紀中葉就開始緩慢發生,及至克林頓政府的“信息高速公路”明顯加快,到新世紀初我國提出“信息化帶動的工業化”,已然成為了后發國家急起直追、后來居上,從而改變全球經濟版圖和地緣政治格局的最重大動因,也是面向未來我國實現偉大民族復興的最磅礴物質力量。
  對此,經過這場二戰以來人類社會堪稱最大沖擊的疫情,人們恐怕對未來發展有了進一步更深入的思考。恰在這時,我讀到了這篇充滿新意和亮點的文字,倍感欣慰。寫下這段點評,也是希望這種思考能夠繼續深挖厚植,從而長成一片參天大樹!
  (本文作者:劉亭 浙江省政府咨詢委員會學術委副主任、研究員,浙商發展研究院副院長)

浙商傳媒運營   備案號:浙ICP備05021105號-2   客服熱線:0571-85310626

欢乐捕鱼人辅助软件 股票图形和趋势交易法 大庆52麻将下载安 湖北福彩网30选5开奖 四川金七乐开奖查询 吉林11选5投注技巧 精准3尾中特 股民最认可的股评专家股评专家博客 陕西快乐10分玩法介绍 欧冠分组 20万理财一年收入多少 广西十一选五和值基本走势图 陕西11选五任五遗漏 好用的股票软件 黑龙江快乐尾号 李逵劈鱼赢钱技巧 单机麻将四人免费